【国际快讯】日产COO盟友向董事会施压;监管机构再查FCA/PSA合并交易;欧洲5月销量跌56.8% 1小时前

文/DoNews 李昊原
责编/杨博丞

6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官网宣布新闻称,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宣布了一项新规定,容许美国公司在5G网络尺度设置上与华为合作。

此时,距离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已有一年多时光。而不久前,针对华为的“增强版禁令”更是令其进一步受到重挫,正常业务中止进入倒计时,美国商务部这次修正禁令,是否意味着华为绝地逢生呢?

华为的困境

美国实体清单对华为最直接的影响莫过于其所需芯片的断供,而这一影响在今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全面限制华为落后一步升级。依据新的限制规定,所有采取了美国技巧和装备的企业,为华为生产和供给产品,都须要得到美国的批准。

华为旗下海思具备自主芯片设计才能,其最大的艰苦来自芯片制作阶段。

2019年,华为已经成为台积电最主要的客户之一,为其贡献了大约14%的营收,在华为被列入实体名单后,美国为增强制裁力度,曾进一步将禁令中应用美国技巧或零件门槛从25%降至10%,对此台积电发文回应称,14nm制程无法为华为代工,但最新的7nm制程和5nm制程台积电应用的美国技巧在9%以下,仍然可认为华为代工。

但这一情形在今年产生了变更。

在5月15日新禁令宣布的几个小时前,台积电发布将投资120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设和运谋生产 5nm 芯片的新工厂,某种意义上这可以看作是一种表态。

新的禁令宣布之后将会有120天的缓冲期。有媒体报道,在禁令宣布后,华为立即向台积电追加了7亿美元的订单,重要为7nm制程和5nm制程,不过斟酌时光较短,毕竟可以生产多少,供华为应用多久还是未知数。

理论上禁令实行后,台积电可以通过提出申请为华为代工,但在6月9日台积电股东大会上,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表现,120天的缓冲期中前60天为法规说明期,在此期间供给商将懂得有关禁令的过细规定,而在7月14日后供给商才可以依据察看到的禁令履行力道与水平,决议是否申请出口豁免,因此台积电现在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议。

不过他表现即使失去了华为的订单,对台积电的影响也不大,新的客户订单足以补充华为的缺口。

据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台积电已经决议将原华为海思预定的第四季度产能开放给其他客户,苹果、高通、联发科、超微等公司已向台积电大幅追加第四季度7nm订单。

而对华为来说,来自台积电的供给却可能是生逝世攸关的。

依据华为《2019 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 年,华为来自花费者业务的销售收入高达4673亿元,占到总收入的54.4%,而手机业务是华为花费者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久前,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颁布报告称,2020年4月,华为手机出货量首次超出三星登顶全球第一,占到全球出货总量的21.4%,约1484.5万部,如果没有来自台积电的芯片供给,华为手机想要坚持这一出货量是难以想象的,7亿美元即使全体拿来买手机芯片,也不过一两千万左右的数量。

短时光来看,华为宏大的需求,也暂时无法找到其他更适合的供给商。

中芯国际曾被视为华为在国内的后路,但目前中芯国际只能做到14nm制程,在“515”版的禁令宣布后,中芯国际在其招股书中同样表现,可能无法为华为代工:“2019 年 5 月,美国商务部将若干中国公司列入‘实体名单’;2020 年 5 月,美国商务部修订直接产品规矩(Foreign-Produced Direct Product Rule),据此修订后的规矩,若干自美国进口的半导体装备与技巧,在获得美国商务部行政允许之前,可能无法用于为若干客户的产品进行生产制作。”

联发科也曾被视为华为的备选,不过联发科随即表现这种事不存在的,斟酌到联发科曾积极响应对华为的制裁,也的确不现实。

6月12日,有海外科技媒体报道称华为正与三星联系,有三星为其代工芯片,华为则以手机市场份额作为交流,有的报道甚至给出了三星规避禁令的计划,比如媒体 Asia Times 称三星已经树立了一条移除了美国装备的小型生产线。

作为仅次于台积电的芯片制作商,三星的确有履行这一计划的才能,但斟酌到美韩在资本上的深度绑定,很难说三星是否真的有履行这一计划的意愿。

另一方面,交流市场份额也很难成立,首先手机业务对华为来说好处重大,并非轻易就能交流;其次,目前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份额逐步降落,其76%的销售额都来自国内,和三星的重点市场实际是错开的——即使真的想让,小米、OPPO、vivo等品牌也不会坐视。

美国的意图

美国商务部的任何举措,都是以美国好处为优先,这也是它们的基础立场,这一点从其官网消息的题目就略见一斑——《商务部为美国公司更充足地参与技巧尺度制订机构扫清了途径》。

华为的花费者业务虽然已经占其营收一半以上,但华为更主要的位置是作为5G技巧尺度的主要制订者之一,而美国在5G技巧方面却相对单薄,目前对华为的制裁,甚至已经影响到了美国自身的好处。

在文章中,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表现,美国不会废弃在全球创新范畴的引导位置:“国防部致力于维护美国国度安全和外交政策好处,激励美国工业充足参与,并提倡美国技巧成为国际尺度。”

但现实是,美国在尺度制订方面已经落伍了。

有数据统计,目前5G尺度的必要专利声明中,约35%来自于中国,其中仅华为一家就占到了约15%,相比之下,美国公司占到的比例仅为13%左右。而对华为的制裁,让美国企业不得与华为交换分享技巧和信息,减少了一些美国公司参与尺度制订,反而让华为更具备话语权。

美国信息技巧产业协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亚洲政策高等总监内奥米·威尔逊(Naomi Wilson)就表现:“2019年5月的实体名单更新引发了凌乱,无意中将美国公司消除在了一些技巧尺度对话之外,导致其面临着战略劣势。”

另外,过去一年,美国一直向英国等传统盟友施压制止华为参与5G建设,但成效并不显明。

在英国的部分运营商和行业组织,就始终表现支撑华为。英国咨询公司Assembly Research曾于2019年评估,全面调换华为网络装备将对英国5G建设造成18到24月的延迟,并带来45亿到68亿英镑的丧失。随同疫情基础停止,恢复经济成为各国政府的重要义务,出于政治因素而谢绝华为,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在此情形下,解除部分禁令有助于让美国企业更积极地参与到5G技巧尺度的建设中。这一变更对华为意义重大吗?可能并不是。

依据新规定,美国企业可以在可在5G尺度制订方面与华为合作而无须申请临时允许证,但是“仅在合法的尺度制订环境下,而不是出于商业目标”,而和商业相干的合作,依旧受到《出口管理条例》(EAR)的制约。

目前,华为的困境显然不是在5G技巧尺度制订范畴,对于其花费者业务所急需的芯片供给,可以说没什么辅助,即使对于5G业务,作用也并不大。

首先,出于商业目标的合作依旧受限,其次,华为在5G范畴芯片的供给并不紧缺。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在华为财报会表现,2019年华为来自5G的收入只有30多亿美元,占华为总体营收比例非常小,即使2020年全球5G基站建设将大爆发,基站建成数量也会在100万以下(截至2019年底我国刚建成13万个5G基站),因此,华为库存的基站芯片已足够其应用,并且不同于手机芯片,to B的芯片对制程请求不高,可选的供给商也会更多。

所以,这次修正禁令更像是美国由于误判了华为在5G范畴的话语权和硬实力,而对己方造成了误伤,为了避免美国企业在未来5G等范畴的竞争处于劣势,因而修正了现行计划。

至于美国对华为的态度,并不存在好转。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科技在贸易战中的主要作用,由于中国在芯片范畴弱于美国,华为受到实体清单的重创,而由于华为在5G技巧的领先,美国又不得不为此修正了清单的规矩,可以说科学技巧不仅是第一生产力,也是国与国之间竞争的主要工具。

大概是对此有着清楚的认识,华为的回复也显得风轻云淡,不谈对错。“尺度的实质讲求开放、公正、无轻视,须要全球厂商、科研机构及行业协会组织等的参与。包容和充足的协商能更好的推进技巧尺度的制订,也有利于全球经济和产业的健康发展。华为的态度是一贯的,我们愿意与包含美国厂商在内的技巧同行就新技巧的尺度进行坦诚的讨论和交换,为人类社会的科技提高作出贡献。”

而在7月14日,台积电等供给商是否提出申请,以及美国商务部给出的成果,对华为未来的影响至关主要。
这或是转机的来临,亦或是华为转向to B市场的开端。